2023年11月11日

最高院判决行政协议与补偿安置方案不一致的效力及执行

作者 admin

☑裁判要点

案例一: 1.行政协议的订立和履行必须符合合同精神。 行政协议是指行政机关为实现公共利益或者行政管理目标,在法定职责范围内,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协商,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签订的包含权利和义务的协议。根据行政法。 行政协议既具有作为行政管理手段的“行政性”,又具有作为公私共识产物的“契约性”。 由于行政协议是双方当事人协商签订的,体现公私共识,因此对行政协议条款的理解需要严格遵守合同法等民事法律规范的规定和合同精神。

2.行政机关如何行使行政特权。 当然,由于行政协议的“双面性”,它不仅采用合同的形式,而且保留了行政行为的属性。 一方面,行政机关应当与协议相对人平等协商签订协议。 协议一旦签订,双方必须按照协议履行各自的义务。 另一方面,“协商达成”并不意味着行政相对人与行政机关具有完全平等的法律关系。 在某些情况下,法律还允许行政机关享有一定的行政优先权,这意味着当协议的继续履行将影响社会公共利益或者行政管理目标的实现时,行政机关可以单方面改变或者终止行政优先权。未经双方同意的协议。 和谐。 但是,行政机关的行政权利不得任意行使,否则就是违法的。 虽然《行政诉讼法》将违法变更、撤销行政协议纳入行政诉讼范围,但法律并未明确规定行政机关如何行使行政权利。 由于行政优惠权是行政机关的单方面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十一)项的规定也使用了“违法变更、终止”的表述。 ”,那么人民法院对行政机关行使行政权利的审查就是合法性审查。 行政机关行使行政优先权,必须符合公共利益或者其他法定事​​由的前提,有事实依据,履行正当程序,保护相对人的陈述、申辩等程序性权利。

3、行政协议双方必须坚持诚实信用原则,遵守双方达成的合同协议。 未约定行政机关有权变更合同的,不得按照《搬迁安置方案》规定的标准,单方变更《成本价购房合同》已约定的内容。

案例二:拆迁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 虽然协议中将《拆迁补偿安置方案》作为签订协议的依据之一,但该方案只是指导性的事实行为,其法律效力与拆迁协议相比并不具有对抗性。

☑判决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政裁决

(2018)最高法院申请第3007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太原市杏花岭区人民政府。 住所:太原市胜利街99号。

法定代表人为区人民政府区长李文全。

委托代理人为山西国华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家杰。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王金凤,女,1958年9月9日出生,汉族,现住太原市杏花岭区。

再审申请人太原市杏花岭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杏花岭区政府)不服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就王金凤案作出的(2017)金行中249号行政判决其对其安置方案提起诉讼,并向本院申请再审。 本院依法组成由张志刚法官、童磊法官、刘景川法官组成的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杏花岭区政府向本院申请再审,称一、二审法院对再审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的《成本价购房合同》约定的行政协议内容作出错误解释,错误认定再审申请人会议记录的行政效力。 1、“基本确认”的内涵应当考虑以订立合同为前提的真实意思表示。 《成本价购房合同》属于行政协议范畴,不仅体现行政意思表示,还包括行政相对人意思表示。 《成本价购房合同》体现了申请人的复审意愿。 《杏花岭区2013年重点道路建设项目拆迁例会纪要》中规定的“暂定”是征收实施单位签订《成本价购房合同》的依据。 《成本价购房合同》第二条规定,“双方应当遵守市有关部门基本确定的成本单价3500元/平方米进行销售”。 本条款属于再审申请人实施单位单方提供的格式合同内容的一部分。 会议纪要是再审申请人拟订成本价购房合同格式文本的前提条件。 因此,《成本价购房合同》中出现的“基本确认”是“暂定”的另一种字面表达,“暂定”才是“基本确认”的真正含义。 没有会议纪要,就不存在“双方共同遵守市有关部门基本确定的销售成本单价3500元/平方米”的《成本价购房合同》。 二审法院的判决武断地切断了两者的联系。 2、《2013年杏花岭区重点道路建设项目拆迁工作例会纪要》不是程序性、内部性、不成熟的行政行为,对外已产生法律效力。

再审申请人提交的上述会议纪要中关于成本价购房问题的价格设定,属于行政活动中的阶段性行政行为,该阶段性行政行为的法律效力被最终行为吸收,即即,“答复暂定为3500元/平方米”被“行政协议《成本价购房合同》规定的基本确认成本单价3500元/平方米吸收。此外,虽然上述——上述会议记录属于内部正式文件,会议记录的内容实际上已经对行政相对人的权利义务产生了影响,因此该会议记录属于成熟的行政行为,因此,二审法院否定了行政相对人的真实意图。理由是再审申请人提交的会议记录是程序性的、内部的、不成熟的行政行为,对外不具有法律效力,请求再审申请人按照会议记录制定格式合同。 表示明显错误。 3、将“暂定”和“基本确认”等同于“明确定价”是不符合逻辑的。 应该是因为合同价格不明确。 二审法院认为,《成本价购房合同》第二条是唯一对价款内容的约定,这一认定与事实不符。 《成本价购房合同》第三条还规定了“应付底款”。 “住房支付基准价”在概念上是指一个最基本的价格或平均价格。 “底价”不是房屋的最终价格,可能高于或低于底价。 申请人同意二审确认的《成本购房合同》中未约定最终定价机制,但不能以最终定价机制未达成一致来否定“暂定”。 结论是“应该是一个明确的定价”。 综上所述,从《2013年杏花岭区重点道路建设项目拆迁工作例会纪要》和《成本购房合同》第二条“基本确认”、第三条“基本应缴住房款”来看、成本价购房合同价格在合同签订时是不确定的。

2、二审判决认为申请人单方变更成本单价的行为错误。 如上所述,复审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的购房合同大部分集中在2013年5月至9月期间。成本价购房合同签订时,待售房屋尚未开工建设,甚至连房子的建造都还没有开始。 该土地正在被征用。 所谓成本价,包括土地及拆迁费用、前期勘察设计费用、建筑安装费用、配套设施费用以及建设期间的贷款利息等。 所有这些费用在合同签订时尚未实际发生,目前尚无法确定成本价。 因此,合同中约定的成本价只是暂定价格,而非最终价格。 基于上述理由,2015年12月30日,再审申请人太原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太原市房地产管理局【2015】第一次会议纪要明确成本单价为4500元/间。平方米,并公布了《拆迁安置方案》。复审申请人认为,《拆迁安置方案》中并未单方面改变成本单价,而是对成本单价进行了进一步明确。此外,本案被申请人并非相应征收项目的被征收人,但属于“多户一证”(即扩容户)的情况,可以享受成本价住房购买优惠政策。允许被诉人按成本价购买房屋,是政策考虑,并以成本单价4500元/平方米安置被诉人。东一期”,建筑成本为4768.35元/平方米,没有超过实际成本价,结果显得合理。 此外,共签订房屋购房合同252份,按成本价购房,有99户已支付成本价4500元/平方米接管房屋。

综上,请求为: 1、依法撤销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金行终249号判决,改判驳回被申请人的诉讼请求; 2、判令被申请人承担一、二审诉讼费用。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再审申请人将《成本价购房合同》中销售单价每平方米3500元调整为每平方米4500元的合法性。制定《搬迁安置方案》。 从再审申请人申请再审的理由来看,争议焦点涉及两个关键问题。 一是《成本价购房合同》约定的每平方米3500元单价是否为最终价格; 二是《拆迁安置方案》规定房屋销售单价为每平方米4500元是否合法?

1、关于《成本价购房合同》约定的每平方米3500元单价是否为最终价格的问题。

行政协议是指行政机关为实现公共利益或者行政管理目标,在法定职责范围内,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协商,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签订的包含权利和义务的协议。根据行政法。 行政协议既具有作为行政管理手段的“行政性”,又具有作为公私共识产物的“契约性”。 由于行政协议是双方当事人协商签订的,体现公私共识,因此对行政协议条款的理解需要严格遵守合同法等民事法律规范的规定和合同精神。 本案中,再审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的《成本价购房合同》是再审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在履行征收法定职责过程中协商达成的。 这是一份行政协议。 《成本价购房合同》第二条规定:“双方共同遵守市有关部门基本确定的成本单价3500元/平方米进行房屋买卖。” 从“双方均应遵守”的文字表述来看,“成本单价为3500元/平方米”是明确的,不可变更的。而且,在整个《成本价购房合同》中,除了“基本确认”之外,此处出现的“,没有其他条款再次出现该表述,也没有对“基本确认”进行解释或解释,更不用说成本单价了。根据情况而变化的内容。因此,仅使用“ 《基本确认》确定的“成本单价3500元/平方米”不确定,不符合《成本价购房合同》内容的语境语言逻辑,也不符合一般理解另外,《成本价购房合同》第九条规定:“本合同生效后,任何一方不得改变合同内容。 当双方认为合同内容需要变更时,必须报请市有关部门批准。”这一规定也从侧面反映出,保证了合同内容的确定性、完整性,从而否定了再审的可能。申请人声称成本单价3500元/平方米并非最终价格。

再审申请人提出,《成本价购房合同》中的“基本确认”表述应当与《杏花岭区2013年重点道路建设项目拆迁例会纪要》中的“暂定”表述结合理解。 一方面,《成本价购房合同》是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复审的结果。 当被诉人不知道上述会议纪要的存在,更不知道其内容时,被诉人不可能对会议有任何了解。 纪要明白了,进一步将“暂定”的含义融入“基本确认”之中。 据此,二审法院将会议纪要理解为内部文件,对外不具有效力,也不无道理。 另一方面,“tentative”的意思是暂时的,“basically一览无遗”的意思是大致相同、大致确定,两者的含义相差甚远。 虽然《成本价购房合同》写明“基本确认”,但如果双方在签订合同时未表明有变更成本单价的意愿,则约定的成本单价应理解为确定的、不可变更的。合理的。 因此,再审申请人的上述主张无理,本院不予支持。 再审申请人还主张,《成本价购房合同》第三条中“应付基本款”的约定,确认了“基本确定的成本单价3500元/平方米”的非确定性。 事实上,《成本价购房合同》第三条规定,“应付基本购房款为24.5万元(大写字​​母:两万四千五千元),在购房时一次性支付”。这份合同签订后,超出面积的房屋金额实际上是在购房时单独结算的。” 根据协议的两部分内容,将“应付基本款”理解为“跨区房款”对应的内容更为合理,而不是对“基本确认”进行进一步解释。

2、关于《拆迁安置方案》中设定每平方米4500元销售单价是否合法的问题。

鉴于《成本价购房合同》中规定的“成本单价3500元/平方米”是确定的、最终的成本单价,复审中申请人和被诉人均须坚持良好的原则。诚信并遵守双方达成的合同协议。 没有约定复审申请人有权变更合同的,不得单方将《成本价购房合同》中已约定的“成本单价3500元/平方米”调整为“4500元/平方米”。平方米。” 这也是《成本价购房合同》第九条内容的体现。 当然,由于行政协议的“双面性”,它不仅采用合同的形式,而且保留了行政行为的属性。 一方面,行政机关应当与协议相对人平等协商签订协议。 协议一旦签订,双方必须按照协议履行各自的义务。 另一方面,“协商达成”并不意味着行政相对人与行政机关具有完全平等的法律关系。 在某些情况下,法律还允许行政机关享有一定的行政优先权,这意味着当协议的继续履行将影响社会公共利益或者行政管理目标的实现时,行政机关可以单方面改变或者终止行政优先权。未经双方同意的协议。 和谐。 具体到本案,在《成本价购房合同》没有规定再审申请人单方面解除合同或者变更合同内容的情况下,再审申请人单方面制定了《搬迁方案》,并变更了“成本单价”合同规定为3500元/平方米。 米”调整为“4500元/平方米”,是其行使行政利益的体现。但是,行政机关的行政利益不能随意行使,否则就是违法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十一)项的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职责、不履行职责的,不按照协议履行,或者违法变更、终止政府特许经营协议、土地、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等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虽然《行政诉讼法》将违法变更、撤销行政协议纳入行政诉讼范围,但法律并未明确规定行政机关如何行使行政权利。 由于行政优惠权是行政机关的单方面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十一)项的规定也使用了“违法变更、终止”的表述。 ”,那么人民法院对行政机关行使行政权利的审查就是合法性审查。 行政机关行使行政优先权,必须符合公共利益或者其他法定事​​由的前提,有事实依据,履行正当程序,保护相对人的陈述、申辩等程序性权利。 具体而言,本案中,再审申请人通过《拆迁安置方案》将成本单价由“3500元/平方米”变更为“4500元/平方米”,也需要满足上述条件。 当然,上述前提条件、事实依据和正当程序的举证责任由再审申请人承担。 但根据再审申请人提供的证据,结合一审、二审,再审申请人制定了《拆迁安置方案》,规定房屋单价为每平方米4500元,不合法。 据此,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撤销《拆迁安置方案》第六条“购买70平方米房屋成本价为4500元/平方米”的规定,并无不妥。

综上,太原市杏花岭区人民政府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太原市杏花岭区人民政府的再审申请被驳回。

首席法官张志刚

童蕾法官

刘景川法官

2018 年 5 月 25 日

法官助理郭秀猛

书记员王宁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政裁决

(2017) 最高法院申请号 8840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系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政府,住所地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东风路16号。

法定代表人为区人民政府区长魏东。

委托诉讼代理人为郑州市金水区阳金路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付伟。

委托诉讼代理人为河南汇智源策律师事务所律师黄坤。

再审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王杰,男,汉族,1994年8月24日出生,住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

王杰不服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就王金武诉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金水区政府)案作出的(2017)豫兴终686号行政判决书要求支付过渡费及相关利息,并向本院提起再审申请。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审查,现已审查完毕。

金水区政府向本院申请再审并称:一、再审申请人与再审被申请人争议焦点仅在于双方在《徐庄徐庄公路建设项目拆迁协议》中约定的过渡费问题。金水区村(宅基地)》对标准实施范围存在不同理解。 协议中的过渡费标准仅限于徐庄村徐庄路建设项目拆迁工作启动至徐庄村××村吞并工作正式启动期间。 若被拆迁人实际搬回徐庄村 ×× 村 徐庄村 ×× 村吞并工作尚未正式启动,直至徐庄村 ×× 村吞并工作正式启动后,适用本标准。 2、当事人对行政协议具体条款理解发生争议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五条、《拆迁补偿安置方案》的规定处理。 《金水区徐庄村××村移民安置方案》及其附件《金水区徐庄村道路建设项目拆迁补偿安置方案》实际属于徐庄道路建设项目拆迁协议(宅基地)的一部分涉案金水区徐庄村的拆迁补偿安置方案并非金水区政府所属机构简单制定,涉案两项拆迁补偿安置方案均以指导事实行为为由予以排除。 3、《金水区徐庄村徐庄路建设项目(宅基地)拆迁协议》规定的只是徐庄路建设项目拆迁的临时过渡费,才是真实的意向表达双方签字。 4、在组织村民签署《金水区徐庄村徐庄路建设项目(宅基地)拆迁协议》前,村委会已向村民通报了两份拆迁补偿安置方案。 依据这两项方案,“金水区徐庄村”起草了《徐庄路建设项目拆迁协议书(宅基地)》文本,虽然是格式合同,但关于支付过渡费的格式条款的法律效力费用不会受到影响。 5、再审被申请人因欲按照《金水区徐庄村徐庄道路建设工程(宅基地)拆迁协议》继续收取更高标准的后续过渡费,故未配合签订协议新《徐庄村××村合并协议》城镇工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 在此情况下,再审申请人无奈,只能继续按照该标准缴纳过渡费,直至2016年3月27日。但在再审被申请人仍不配合的情况下,再审申请人未签署新的过渡费。再审中与被申请人单方面达成的协议,直接按照《金水区徐庄村××村拆迁补偿安置方案》,按照统一的标准向再审被申请人支付后续过渡费,显然并无不当。本案约定的过渡费标准。 请求: 1、撤销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豫行终686号行政判决; 2、依法改判,驳回被申请人的再审上诉请求,维持郑州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2016)豫71刑。 第 775 号行政判决。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是否适用《金水区徐庄村徐庄道路建设项目拆迁补偿安置方案》规定的24个月过渡期,或者《金水区徐庄村徐庄道路建设项目拆迁协议书(宅基地)》规定36个月过渡期。再审被申请人、再审申请人临时代理机构金水区徐庄村××村合并项目指挥部,于2014年3月27日签署了《金水区徐庄村徐庄道路建设项目拆迁协议》,协议中明确约定过渡期为36个月,拆迁协议是真实的expression of intention of both parties and does not violate the prohibitive provisions of laws and administrative regulations. Although the “Demolition Compensation and Resettlement Plan for the Xuzhuang Road Construction Project in Xuzhuang Village, Jinshui District” is included in the agreement as one of the basis for signing the agreement, the plan is only a guiding factual act and its legal effect is not confrontational compared with the demolition agreement. 性别。 The retrial applicant’s claim that the 24-month transition period stipulated in the “Demolition Compensation and Resettlement Plan for the Xuzhuang Road Construction Project in Xuzhuang Village, Jinshui District” should be applied has no factual or legal basis. The retrial applicant believes that the transition fee standard in the agreement is limited to the period from the start of the demolition work of the Xuzhuang Road construction project in Xuzhuang Village to the official start of the annexation work of ×× Village in Xuzhuang Village, and has no factual basis. The second-instance judgment found the facts clearly and applied the law correctly. The retrial applicant’s request and reasons for retrial cannot be established.

In summary, the Jinshui District Government’s retrial application does not comply with the circumstances stipulated in Article 91 of the Administrative Procedure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rovisions of Article 101 of the “Administrative Procedure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Article 204, Paragraph 1 of the “Civil Procedure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ruling is as follows:

The retrial application of the Jinshui District People’s Government of Zhengzhou City was rejected.

Presiding Judge Yan Wei

Judge Dong Baojun

Judge Zhang Zhigang

2017 年 12 月 28 日

Judge Assistant Lu Kunkun

Clerk Feng Qiming